栗子_Joyce

【晓薛晓】糖戒 Ⅱ

#烂俗到家的ABO设定,但只是为了社会背景!!!各位期待着洋哥反攻吧

#ooc严重

#无车(对两个人到死都没上过床)

#不要被这一章误导!!不是校园文!!!

#长篇,80%都是糖吧

#大概是HE?反正都死了而且埋一起

#渣流水账文笔

 这章码的比较匆忙,如有错字请告诉我


 前一章这里http://lizijoyce109.lofter.com/post/1fda115e_12ca5b704


薛洋双手插在裤兜里,俯视着眼前戴了礼帽但比他矮了半个头的金光瑶,略略弯下腰去让自己与他平视,学着他一般提起嘴角:...

【晓薛晓】挽澜志 卷一•落花无情,血衣暗

#私设人物出没,洋哥 → 洋崽(。 失忆献魂重生梗,雷者勿入

#cp可逆不可拆(其实我自己想的是晓薛,源自“身高决定攻受”的奇怪执念,结果越写越发现wc还是崽子的洋哥怎么这么攻。。。反正没有车在一起就无所谓啦)

#建议先瞄一眼合集里的引子

#HE(包甜的)

#长文预警,本卷2w+  

#是持续的流水账渣文笔

原名杏花断,因为这名字来历奇特所以改名了....

红衣是谁的可以猜一猜哦

强迫症 码完一卷一定要删文重发一次

太长了走链接(石墨)

排版间隔乱的一批,有空修改(月考要到了瑟瑟发抖.)

https://shimo...

【薛晓薛】(可以当成伪薛晓)糖戒 Ⅰ

#烂俗到家的ABO设定,但只是为了社会背景!!!各位期待着洋哥反攻吧

#ooc严重

#无车

#不要被这一章误导!!不是校园文!!!

#长篇,80%都是糖吧

#大概是HE?反正都死了而且埋一起

#渣到家的流水账文笔

这周六就不更文啦,部落还有个天官的双玄坑没填完。。。

这是题外话  

南京的雾霾真的是五米之外屁都看不见了 嗓子巨疼(。

是特别浓的,二氧化硫的那种味道(尸毒粉??)

路灯光线一晕像霜降一样,很美就是了

然后想到了义城白雾里清脆的竹竿声,还有被纸人带进屋内的,有小虎牙的“盲眼”白衣道人

薛洋是怎么在这种环境里,守着一具棺材,负着...

改梗


谢怜是一种很单纯的生物,就算花城在打架兵荒马乱时剑影刀光下亲他,他也只会以为花城是想给他法力。


贺玄也是一种很单纯的生物,就算花城好心看他饿的慌在过节的时候请他来鬼市吃东西,他也只会以为花城是想讨债。


谷子也是一种很单纯的生物,就算戚容把他给卖了,他也只会以为爹很快就会把他赎回来的。

他也以为,他最厉害的爹---那团绿油油的鬼火,只是使了个小法术消失一会儿逗他玩呢,很快就会再次出现、张牙舞爪地吓唬他要把他吃了。

【天官赐福】 个人向

『花冠武神』

谢怜收破烂时无意瞥见一株小花,总觉得有点熟悉,可能是见过的忘了吧。边是如是想着,边是不自觉的向前望去。那是成片成片不知名的小白花,就和那做雕像上的花一样。


『坐拥灭世之力,不失惜花之心。』



『血雨探花』
那一日,花城造访了戚容的地界,离开后无意望见了一株小白花,微微沾了些血水,花城总觉得很是眼熟,只觉得这大概是是花冠武神上的那一株吧。


『花城倾了伞,为那朵花挡住了血雨。』



『少君倾酒』
不知何时,师青玄总能在那残破的风师庙看见一名男子,容貌却总是看不清,哪怕是看清了也会不自觉的忘了。“他是谁呢?”一日,他今天带了几坛酒,便抓着师青玄去饮几坛“此日是我的生辰。”他想,...

你薛爷爷今天又掀摊了

#你薛爷爷今天又掀摊了#

又是一日,薛洋眼覆白绫,着一身雪白道服,背上霜华降灾,便到集市上去了。

在包子摊贩前停留了许久,摸了摸口袋,仅余的几个碎银子。

展开左手手掌向小贩比划道:“五个豆沙包。”

“几个?”

“五个。”薛洋的手还举着。

“四个还五个??”

“……”薛洋有些莫名其妙,“五个。”

“到底四个还五个??”

“??”

“四个?”

“……”

终是忍不了了,薛洋一把扯开白绫,两手用力一掀,包子掉了一地,吓得...

熹有长庚(杀破狼 长顾填词)

#请勿以任何形式转载

#只是填着玩玩,没有要授权

#原曲:风起天阑 河图(强烈安利!!!)


星辰黯然消逝长夜

风卷过狼啸伴残雪

谁紧握浸血寒铁

眼神决绝

一线晨曦浮现天界

依稀望见入画眉眼

谁纵马逆风而来

眸光凛冽

自是一见钟情

痴心妄念始源

雁回镇朝夕相对唤亲切

火光将夜撕裂

锈刃割风不歇

鹰唳破空响彻黑暗久绝

归途不论孤勇

世不可避高悬

真假难辨能否见我情深

端一碗庆辰面

誓护你无惧战

将此心放任四海行遍这世界

多年后再相逢

犹似少年面容

风花雪月不敌深邃眼瞳

心中恸绝一瞬

已是弥足深陷

一朝走火入魔自始一人...

【挽澜志】 晓薛 重阳番外篇

有点剧透的意思……
这周绝对是一只高产栗子
看前文可以点合集
*


重阳当赏菊。


墨色夜空中的上弦残月倒也明亮,辉暗皎洁而盖住了周遭星辰的光芒,又影影绰绰地在初秋的水汽雾霭中洇出点不明所以然来。


晓星尘种的小白菊粘上了水珠,堪堪挂在细嫩娇弱的花瓣上,要坠不坠,被放大了好多的脉络清晰可见,晓星尘还没来得及发出赞叹,手贱的薛洋就把那珠子碰落了。没了重物压制的花瓣“咸鱼翻身”,抓住机会立刻反弹,把余下的小水滴抖了个碎琼乱溅,在薄薄水光的照映下愈发显得晶莹剔透——然后又被从更高处滴落的一滴新的水珠给压蔫了。...


【挽澜志】晓薛 引子

#重阳节修文版,章节有合并重修,晚一点可能会发一个小小小小甜饼~


少年合上破烂不堪的残卷,随便往旁边一扔,拔出腰间血气森森的佩剑,令其出鞘三寸,仅存的右手在剑侧重重划过,留下一道很深的伤口,点点血花瞬间在茫茫妖雾中绽放。他没有把佩剑插回剑鞘,而是直接迈回了身后一座门栏很高的屋子里。


白雾弥漫的空城很冷,但这屋子里似乎更冷,轻薄黑衣自然无法抵御寒凉,少年眼神一凝,原本就惨白的没多少血色的脸似乎更白了。


少年向前走了几步,单膝跪地,没了一条胳膊竟也能保持平衡。他边移动着步伐边用沾血的右手食指围着一个红木棺椁飞...

【残次品】湛卢×你

#瞎几把写写,满足一下我YY的欲望


#BG,雷者勿入


#湛卢×你


两个人在雪里前行,踏碎了一地的碎玉乱琼。


细雪刚落到地上就融化成了更细的水流,沿着星子一般似乎有迹可寻的路线试图汇到一起,但在半路就被冻成了冰。


你不小心踩到了一块地上,后知后觉的鞋底还没来得及变成纹路更深的防滑形式,你就已经往后倒了下去。


一只手扶住了你的肩膀:“小心。”


你回头望向一直默不作声跟在你身后的湛卢,对他展颜一笑:“谢谢。”


他也认真地看着你:“不客气。”


你于是继续向前走去,湛卢立刻跟上。


地太滑了,你几乎站不住脚,好在湛卢总是能及时扶住你,...

讲真p大的每本小说都是心头肉啊
我这渣文笔连同人都完全不敢写
还有简直没眼看的字 😂😂😂
杀破狼皮一下
超级喜欢湛卢小天使!谁都别跟我抢不接受反驳!

© 栗子_Joyce | Powered by LOFTER